Aomine_Ryota

所以灵犀还有这一层含义么……
为你写诗 为你静止
为你做不可能的事
为你我学会弹琴写词
为你失去理智
……
我忘了说
最美的是你的名字

马生弹琴,张生写词,这个画面也是很浪漫了

【林李】婚姻这件事(中)

我好像得了一个不吃饭就没办法写林李剧情的病……


李宗伟在床上翻了几个身仍然不能陷入睡眠,最后还是妥协的睁开眼睛。房间里仍然是深沉的黑,楼下扫地和牛奶车的声音告诉李宗伟,这已经来到了清晨。也算好事,至少今天还睡了几个小时,不至于太疲惫太难看。床头柜上的闹钟发出幽幽的绿光,五点半,又一次比闹钟醒的早。李宗伟认命地坐了起来,身旁是没有压痕没有温度的枕头,一尘不染的床单。他已经渐渐开始习惯回一个人睡了。

刚开始很不适应,在最初那些没有林丹睡在身边的日子里,李宗伟每天要喝大量的咖啡熬过早晨,然后必定在晚上睁着眼睛,周而复始。“由奢入俭难”,睡不着的时候,李宗伟脑子里闪过这句中国的古语,这是以前林丹和自己异地恋时告诉自己的句子。

“以前没有和你睡在一起倒还好,现在知道什么味了,想再一个人睡又睡不着了,由奢入俭难啊……”

林丹在电话里抱怨着,李宗伟的脸红了起来,幸好他看不到。

李宗伟坐在床头愣愣的看着床尾的球拍,又想起这句话。已经两个星期了,自己的适应力降低了,这对于顶级运动员来讲是个致命的事。李宗伟望向窗的方向,尽力地想从那厚厚的窗帘里看出一丝光来。

“滴滴滴滴…”闹钟的响声把李宗伟拉了回来,六点整,他要出去跑步了。每天慢跑一个小时是李宗伟没有放弃的习惯。这段时间以来改了很多东西,这是为数不多的幸存者。简单的洗漱装备后,李宗伟跑步下楼开始了城市晨跑。他喜欢这个时间,没有人,还没有晚上的黑暗,天上地下好像就自己,可以想很多的事。

今天是婚姻调解的日子,最后一次,如果调解后还没有什么变化,那自己和林丹的缘分也要到尽头了。三年六个月零十五天,他们在一起的日子比相爱相杀的日子短太多了,李宗伟从来不去想数字的问题,这也是运动员的习惯。

晨跑过后,李宗伟总会来到楼下的粥铺喝粥,这其实是林丹的习惯。这个习惯刚被李宗伟知道的时候还嘲讽了林丹一阵子。

“一天的训练量这么大,你就喝粥啊,估计你还没走到乒羽中心球馆就饿了吧。”李宗伟实在是不理解,早上训练是一天的开始,一个普通的男青年早上喝粥的机会都少,专业运动员的食谱难道不是优中选优的吗?这汤汤水水的,估计一个热身项目就得饿。

林丹不自觉地翻了个白眼,仔细吹过手里粥勺的粥,怼进了李宗伟的嘴里。

“你懂什么?喝粥能锻炼我的耐性。”林丹毫无保留的把自己的秘密告诉给了时任他一生的对手的马来西亚运动员,李宗伟先生。

李宗伟悻悻地耸了耸肩,他这个恋人说话从来不打草稿,时而装深沉时而当诗人的。他也只好默默的拿起粥勺,细细地吹着,但还是低声吐槽了一句,吃豆腐也可以啊。

林丹了然一笑,把座位又挪向了李宗伟一些,在人耳边说,我吃你豆腐还少吗?

李宗伟立时就跟受惊了的兔子似的弹开,把凳子搬到了林丹对角,淡定喝粥,全然无视自己那红的能当红灯使的脸。以至于去拿油条回来的鲍春来看到了立刻关心到,哟,宗伟,脸这么红莫不是发烧了吧?

不知所措的李宗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三月初的北京自己没事干跑来这里喝北风吃粥干什么?全然忘记自己前两天和恋人久别重逢时的喜悦。

李宗伟熟门熟路的坐进店里,早市的粥熬的早焖在了粥桶里随吃随取,李宗伟又不急就点了生滚粥,这也是林丹这个喝粥狂魔的影响,他嫌弃那些熬在粥桶里一个上午的白粥,愣说里面有一股子不锈钢的铁腥味儿。


“哟,今天还是一个人啊,林先生好久没来了。”热情的老板娘把刚刚烧好的开水加进茶壶里,这茶是李宗伟自己带的,看着氤氲的茶气,他回过神来,回了老板娘一个勉强的微笑。

“他忙嘛,没时间。”李宗伟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说些什么比较好,只能应付道。

“哎…也是啊,你们都是大忙人。我们家那个也是个不见影的东西,算啦。”老板娘感叹完,转身去看火上的粥去了。

李宗伟不经有些好笑,原先比这忙不知多少倍的时候,他们尚且能抽出时间见面,现在总算可以一直在一起了,倒不知道对方在哪里了。他想起上一次招待陶菲克的那个饭局,他和林丹喝了几杯,话匣子也渐渐打开了,一直在不停地说:“你…你和我们宗伟,一…一定要…要好下去…”


正回忆着,粥来了。生滚的艇仔粥,揭锅一看,粥油和海鲜就能把不清醒的脑袋弄得舒坦。李宗伟渐渐开始明白为什么林丹要在早上喝粥了,这几日的不正常作息让他的胃病又犯了,其实以前一直就有,只不过他没怎么放在心上,运动员嘛,从里到外都是病才会有冠军。

“你忘了加这个了。”老板娘又过来端上一碟油条和葱花,又帮李宗伟把食材加进锅里仔细地搅拌着,说:“李先生,你可是要比林先生粗心啊。他每次来这里打包都会这么做的。”

李宗伟想起那些个一起床就能闻到粥味的日子,刚刚抑制下去腹痛似乎又开始了。胃病病人不能有强烈的情感波动,这会导致胃病的反复,他一直坚持的很好,现在又破功了。

“说来,林先生真是很疼你的呢。”老板娘掩着笑道,“那么不爱喝粥人为了你的胃病天天起早来买粥,我家那个死鬼就是学不会!”老板娘话锋一转,又气呼呼的走回了灶台。

要说李宗伟的心脏承受能力不可谓不强大,他的运动生涯,无数的国际比赛,多少次与冠军失之交臂,还有什么能打败他?连世人的眼光他们都一起扛过来了,还有呢?李宗伟千算万算,没有算到他最薄弱的地方,一直以来只有一个,球场情场,都只是林丹。

他的恋人,好吧,现在的分居人,到底还有多少是自己不知道的。他们都自诩很了解对方,同时都认为自己不被对方理解。他知道林丹睡沙发会冷到膝盖,林丹知道他有胃病,然而他们从来没有公开的和对方谈过这些,也没有在外界面前说起这些,可他们就是互相知道,同时还在一边抱怨着对方对自己有多不了解,不理解自己。他们大声的争执着,似乎要把这些年自己爱对方爱的多么不容易一口气全部吐出来,好让对方看看,你是有多不爱我,你对我是有多忽视,这份感情始终在付出的人是自己。

忘了,全都忘了,那些甜蜜的拥吻,爱抚,每个晚上的温存,早晨的问候,邮箱里不舍得删掉的邮件,长的要命的短信对话,通话记录里最高频率的名字,好像都在一起嘲笑着他们,你们明明就很爱对方。他们无休止的往对方身上捅刀子,一刀见血不够,还要更深,深到骨头里,深到你想起来谁在这份感情里痛哭的最多才好。

李宗伟关上家门,时间来到九点半,一个小时,还有一个小时他就要见到他了,他命里的对手,命里的敌人,此生的挚爱。如果是以前,他可以有很多的理由不参赛,今天却不可以。

【林李】婚姻这件事(上)

ooc预警 是我一个半夜睡不着爬起来写的脑洞 挺混乱还有可能踩雷 望大家勿喷~比哈特❤️❤️❤️


最开始约会的时候,两个人其实挺不适应的。长期处于球场厮杀的人,一下落入了情场反而不知道怎么开口了,尤其是林丹和李宗伟。严格来说,他们是从敌人走向朋友走向恋人的,转得挺大吧,他们也没想过,反正稀里糊涂地看对了眼,那就稀里糊涂的在一起呗。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凑活着过呗,还能离咋的。有些伤人吧,不过李宗伟的确能坦言,两个人的在很长一段时间的相处里,他一直使用这句话安慰自己的。所以,一起来到婚姻调解所也是必然了。

恋爱婚后两张皮,曾几何时,李宗伟听到女队的队员们这么调侃她们的丈夫时他还有些生气,不能一棒子打死所有人啊,比如说我,就不会干这种事,林丹嘛,应该也不会……吧。看看这没底气的回答,想到这里李宗伟有些恼了,好好的心情被一句话搅得天昏地暗,于是吹响了哨子,休息时间结束。男队女队的人都不住地回头望他,原先好脾气温柔的教练,怎么今天那么狠,练了两小时气都没喘匀就又开练。哎,谁叫人家是总教练呢,于是纷纷放下毛巾和香蕉,回到赛场地继续练回合。

这是李宗伟拿起教鞭的第三年,退役以后,其实选择多的要命。早先自己还是运动员的时候,职业道路早就铺的很大了。从商,体育,很多条路可以选,说实话,钱挣的两辈子都难花完。再加上林丹的收入,衣食无忧肯定是没问题,所以李宗伟还是想去接马来西亚羽毛球教练的位置,他不想和羽毛球分开,这多少算是他和林丹的红娘。

刚开始和林丹说这件事的时候,林丹还挺开心的。李宗伟那时候还有点诧异,他总以为林丹会反对些什么的。毕竟两个人熬过了哪些竞争比赛年头,熬掉了那些短暂相聚有各奔东西,熬熟了世人不解的眼光,眼下两人刚刚能热热炕头说会话,李宗伟又要重返赛场了。这对恋人来说,怎么的也有些不好接受,李宗伟是懂得。可没想到他一提,林丹就满口答应了。

退役后的这段时间里,他们都艰难的从职业运动员慢慢的转型着,这种阵痛一度还伤害了两个人的关系。毕竟以前他们还有层窗户纸没捅破,分隔两地当对手啊什么的都还能找到理由,现在正是两个人的热恋时期,他们的光环都太大,照到的人太多,一下子光没了,引起震动和海啸是必然的。于是,无休止的发布会,官方的媒体的,体育总局那边需要协商,球队那边需要谈妥,赞助商们集体崩溃需要理解,还有整个世界的球迷们等着他们去安慰。好不容易歇了脚碰了面,许是平时说的太多,见了面反而相顾无言没话找话说,挺没劲的。再加上身份的转变太大,社会的还是他们自己的都变得太多,都说球员们追求的是更高境界的成就,但对于这时候的他们来说,平淡,不想别的。

六点半,李宗伟又吹了哨子,大家整队集合完毕。不经意看到窗外红得不得了的晚霞,李宗伟有些恍惚,眨了眨眼,收回视线,继续做着训练点评。特别批评了几名男队员之后,李宗伟喊了解散。今天是周末,队里的几对小情侣要去约会,年纪大的队员回家看老婆孩子和家里人团圆,他不忍心让他们耽误太久,索性喊了解散。一般来说,运动员内部解决感情问题总会有些事情,所以之前许多教练都不太同意队员之间恋爱。李宗伟不会,他太明白运动员枯燥单调乏味重复的生活里这些敏感的感情有多难能可贵,他也曾有过,那种揣着甜蜜与对决厮杀的痛苦,他不希望这帮孩子们再走一遍。

收拾清楚了天也擦黑了,这是秋天的晚上,虽说不会凉到哪里去,但一起风他还是会怀念那个以前等着他训练结束,和自己走回营地为自己加衣的那个人。反正回家也是一个人,一人吃饭一人睡觉,这种冰冷的地方只能叫房子,不能叫家。李宗伟想着,还是慢慢走回去吧,能晚一点回去面对也好。

其实热恋他们也有过,李宗伟想。年轻人的恋爱方式,他们都有。看电影看比赛,吃喝玩乐,上床做爱都有,普通得不能再普通,除了回到赛场上两个人要绷着脸怒视对方继续比赛,一切照旧。他们爱的死去活来,至少李宗伟是这么想的。甜蜜的恨不得在街上抱个人大声说自己幸福的不得了。那些逛街时的牵手,角落里的偷吻,酒吧里来上一发。恋爱不就是这样的吗?谁敢怀疑他们的感情,他们自己觉得就可以这样走下去,永远。谁都分不开他们,距离,世俗的眼光,连敌人他们都超越了,还有什么呢?恋爱燃烧掉了激情和理智,面对生活的时候,问题就像火山爆发,淹了他们个措手不及。

其实,当教练比当队员要辛苦太多了,这是李宗伟从来没想到的。训练计划的制定,每个运动员要了解到他们爱吃什么不爱吃什么的地步,李宗伟觉得自己一下子多了好多个孩子,都特操心的那种。训练场上,技战术打法,训练技巧,体能控制…刚开始接手的那两个星期,林丹从来没和李宗伟说道十句话。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一上任,李宗伟的头号难题就是即将到来的大马公开赛。这是他上任后的首场重量级赛事,不仅是全国,世界羽坛的目光都将重新聚拢回李宗伟和他的马来西亚队。封闭训练很快开始了,两个人甚至来不及说个再见,发了条短信李宗伟就飞到了封闭训练的场馆。

半个月后的比赛激烈异常,站在教练的位置上李宗伟急的要死,镜头一次次对准了看台上的林丹,又切到了李宗伟。两个人在公开赛期间只见了两次面,这就是其中一次。赛后,李宗伟的新弟子还是拿了个季军,成绩不算的突出,可他只有十九岁,也是李宗伟上任来的首次成绩,媒体们很给面子,都打了高分。

夜色越来越浓,被风从回忆里刮醒的李宗伟不得不把自己的球衣外套裹紧一点,兜里的手机突然震动,掏出来一看,上面的字晃了李宗伟的眼。

“明天上午十点,记得去,我们在那里见。”

很短的话,没有什么多余的字。李宗伟把这句话看了又看,想从里面挖出一点多余的东西都是浪费感情,只能揣回兜里。

【林李】宿敌

第六章

总觉得桃子和盖德像是拿督的娘家人那样,蛋总这边有小鲍😜




没来由的奇怪,李宗伟围着这个场地跑了一圈又一圈。广州的暑热让李宗伟有些体力不支,不过有时候人就是这么奇怪,能够很忘我地做一些事情,仿佛这个天底下只有自己和一个事情对话,对于李宗伟而言,这种情况有二,忘我的羽毛球,忘我地想林丹。

这一圈一圈的绕着跑,看着眼晕,倒把李宗伟跑醒了。眼下两人有点王不见王的意思,这反而能给李宗伟一个思考的时间。中国俗话说当局者迷,不过李宗伟却觉得,有时候迷是因为你离“迷”还不够近人才会如此,把局走完,答案就有了。

基本来看,林丹多半是和羽毛球绑定出现在李宗伟的脑海里的。凡与羽毛球沾边的,只要李宗伟接触得到的,肯定都捎着带上林丹。之前还有盖德,陶菲克分天下,现在就剩自己和林丹了。李宗伟跑着想着,就有些怅然。外界一直把他们称为四大天王,对于他们四个人的联系,现在已经多半是在虚拟界面了。网络和通讯的发达饶是能解决一些联系的麻烦,但在李宗伟眼中,他们是靠羽毛球联系起来的,没了羽毛球,他们的联系好像就少了点什么。从四大天王最后一次齐聚汤杯,又怀着不一样的心情各奔东西之后,盖德和陶菲克都和自己聚过多次。这俩人的最大爱好就是拉自己出去喝几局,然后掏心掏肺的拍着自己的肩膀说,珍惜眼前摸球拍的日子,然后就一抹眼睛,仰头而尽。盖德作为李宗伟最敬重的运动员之一,他的话,李宗伟一般都会当成教导来听。不过这次,李宗伟有些讶异。

“最近你有联系林丹吗?”

奥运会后,林丹神秘失踪,简直成了一大迷云。李宗伟因着之前那个对林丹老在意的问题,一直避而远之,但身边的人却没消停。不管是谁,只要逮着机会,就会上来问一句,你有林丹消息吗?这让李宗伟心累不已,什么时候自己变发言人了,好像他们也没有好到摸根知底的程度啊,怎么都来问。上个星期,陶菲克也过来找自己喝酒,李宗伟都做好听老友眼泪一把故事一段的煽情的准备了,夹着菜进口呢,结果桃子上来就是一句,林丹消失了你知道吗?把自己怼出去好远。

这回轮到李宗伟先举杯,不过他没喝多,职业的顶级运动员的限制很多,他也想像盖德这样打得越长越好,酒抿了一口,无奈道:“你们怎么都来问我?”身为老前辈的盖德突然一笑,说:“我也奇怪,怎么想到林丹,总会立刻想起你。”李宗伟有点恍惚,酒没喝多脑子倒有些糊涂了。是啊,这几日来自己这里问林丹的人络绎不绝,就连陶菲克都来问了,显然是件大事。这样的事问自己,说白了还不如去问鲍春来他们来的快。但大家都来问自己,看来不只是自己,就连天下人都把自己和羽毛球和林丹串在了一起。就连一直和自己关系好的桃子都冷不丁地说,我们都以为你肯定知道。

这算什么说法,我怎么都不知道我知道呢。这话听上去绕,说起来更绕,炎热的夏日,马来西亚的街上人潮涌动,买卖声和美食的香气困住了李宗伟的脑袋,连面前的肉骨茶都让自己有些晕眩,糊里糊涂把一杯酒喝完的李宗伟把这句绕死人的话讲给了盖德,对方又是一笑,说,是你不愿知道。老天爷啊,李宗伟无声的呐喊,怎么最近大家都纷纷看起了哲学还是怎么的,讲话都云里雾里的。不过他也没说什么,只好点了点头,盖德笑着摸了摸李宗伟的头,说,你想知道的时候就知道了。李宗伟无力了,一头栽在了酒桌上。

他想到了盖德,想到了桃子,从前有他们俩,感情是四个人的,看起来人多复杂其实特别单纯。反倒是只剩他和林丹了,就有点复杂多变。要走的路太多,李宗伟不知道能不能走的完,也不知道林丹愿不愿意陪着自己走。这种情绪,一直延到今天中午的午饭,爆发了。单独面对林丹,让他既熟悉又陌生。这不同于场上,厮杀拉吊,都是很合理的。今天的相遇本就不太合理,还在感情世界挣扎的李宗伟遇上了坦然的林丹,他忽然就觉得,原来自己,其实早就把林丹和羽毛球摘开来看了。就像盖德和桃子说的那样,自己肯定知道,只是不想知道。那是一种名为害怕的情绪,没有羽毛球,李宗伟很难想还有什么能把自己和林丹联系在一起。但其实,就单把李宗伟和林丹这俩名字放一起就是联系。早就已经互相交织缠绕,不可分割。李宗伟能通过羽毛球,想起桃子想起盖德,然而林丹,即使不用羽毛球,自己也能记起。甚至甜蜜至深,不可自拔。

现在想来,其实还是当局者迷这码事。只不过李宗伟自己不愿迷的太深,自然就离答案远。就拿今天中午的梦来讲,连梦都告诉自己,你和林丹早就被无数条绳子捆在一起了,早就陷进去了,到底是谁在骗谁呢。

想通的李宗伟并没有很释然,这个情况很复杂。第一,两人的身份和现在的关系来看,想要朝着恋人那一步发展,不说远的,就拿他们之间着长期存在的距离差就能把这段感情击得粉身碎骨。这还是地域上的,就算俩人常见面,那心灵上的呢?李宗伟这里是有点眉目了,林丹哪儿呢?谁知道林丹是个什么样的态度?宿敌?朋友?还是也有着不一样的感情在里面?李宗伟忽然觉得,羽毛球真是简单的纯粹,赢输,就在线内线外,一目了然。但谈起感情,好多事都要混在一起,烦的不得了。

做着圆周公转运动的李宗伟,并没有发现自己早就超出了体能训练之前稍微锻炼一下中,这个稍微的概念。长时间的绕场跑,水分体力都在无限透支,但运动员的惯性和耐力仍然在推着自己往前走,突然,大腿一个激灵,腿一软,李宗伟直直往前栽了下去。

“宗伟!”训练完的林丹第一时间就是去找李宗伟,去了隔壁训练馆,又去了楼上的体能教室,都没见到自己熟悉的那抹白色的身影。泄气的林丹忿忿地往外走,忽就看见自己朝思夜想的人儿就在外头转圈呢,心下一阵欣喜,又看着他老老实实的绕着圈跑,皮肤被晒成了蜜色,顿时觉得更是可爱难言。可还没等自己欣赏美人多一会,就看见对方向前倒去。

一头栽在地上的李宗伟感到一阵钻心的疼,大腿一抽一抽的不听使唤。他忽地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跑透支了。刚刚那一声喊,李宗伟听见了,但也没功夫管了,腿疼的不知所措,李宗伟只能抱着腿忍过这段时间的酸胀感。不一会,麻劲上来,整条腿就跟蚂蚁咬似的,疼的李宗伟满脸是汗。早前自己这条腿就有着老伤,奥运周期结束,自己很快投入了训练,休息不够,伤病复发时常有的。只不过这次,李宗伟有些吃惊。

林丹甩了球包就朝着球场对面跑过去,急急刹住车停在了李宗伟面前,看着他满头是汗,豆大的汗珠一刻不停地往下掉,林丹心底疼的要命。

“让我看看。”命令的语气,林丹直接掰开了李宗伟抱着腿的双手,轻轻按了几个部位,李宗伟都答不疼不疼。

“还说不疼呢,看你那一脸汗,要多疼你才会说句软话?”林丹有时会被李宗伟这样好强的表达给气到,他怎么就是不明白自己可以帮他一把,借个肩膀。二话不说,林丹直接把李宗伟屈着的腿慢慢向上抬直,一手按着脚腕,一手掰着脚掌,让整条腿绷的笔直。

“你是跑了多久,抽筋了吧。这大下午的一圈圈跑,铁人也受不了啊!就没发现自己腿不听使唤?”林丹哒哒哒蹦了一串,好嘛,自己心疼还来不及呢,人家根本不当回事,往死了招呼自己的身体。

“嘶……啊……”李宗伟躺在地上,手紧紧扯着衣服。抽着筋的大腿麻得不得了,此时就算是有一肚子的话想回嘴,到了嘴边全变成嘶嘶的吸冷气声了。

“疼是吧,忍着点,这方法最管用,过会再揉揉就好。”林丹一边说着,一边把对方的腿掰了掰,尽快延缓抽筋的痛苦。

不过林丹的话没说错,不多时,李宗伟的腿渐渐恢复了知觉。蚂蚁咬的感觉逐渐淡了,林丹开始找着几个穴位,不轻不重的揉按着。嘴里还念叨:“跑步要热身,你都运动多少年了这都能给忘了,一上来就这么跑,想改行练田径啊。”

李宗伟舒服了点,话也能说的顺溜了,“没……我本来是想体能训练的,跑步就是热身,结果就……”

林丹无奈的摇了摇头,继续换着力道按着穴位。夕阳西下,球场外下班的人群把城市搞得热闹非凡,就一个铁丝网,把自己和他还有这个世界似乎隔了开来。网内,是夕阳蓝天交相辉映,红色的跑道好看的不行。网边的树遮得密密实实,把网外的世界隔了干净。只能偶闻几声鸟叫,还有不断的喇叭噪音和汽车轰鸣。天下之大,只有自己和他在这个地方嘘寒问暖,疗伤治病。李宗伟突然觉得好不现实,又觉得太真实。这段时间一直扰的自己夜不能寐的人就在眼前,就在身边,还有无数的问题要想要问,还有无数的弯路要走要爬,不过此时自己最想的人就在自己身旁,还有什么都可以不去看了。

“噗哧……”李宗伟突然笑出了声音,林丹不解地抬头,问到:“好点了吗?哪还痛?”李宗伟摇了摇头,慢慢把脚从林丹手下收了回来,笑着说:“要是大家看到我们在互相治伤,一定会惊讶的下巴都掉下来吧!”

【林李】宿敌

http://www.jianshu.com/p/a28651797b51


第五章有些不可描述 放简书了


这两天日本公开赛来了点灵感 过两天炖点肉吃

【林李】宿敌

第四章


这种尴尬的沉默并没有持续太久,李宗伟简单说了再见,转身先走了。他承认他们之间还有差距,也认同林丹是他最伟大的对手,但并不等于他也能笑着继续往下说这件事,他还没那么坦然。
林丹倒是愣在原地很久,才想起回基地这件事。他没有选择继续走路,掉头回饭店拿了车,一路飞快的开回了基地。说到底,还是自己对他有些心急了,林丹如是想。他急于想和李宗伟肩并肩地站在一起,任何方面任何场合的,比赛也好生活也好,他都希望他们能一同出现,不再是这种,靠着运气或者是其他外力的撮合才能碰上面。但显然,自己高估了他们之间的关系,就像今天这顿饭,表面看上去一派和谐,但从李宗伟不自觉地调整他们之间的距离这件事来看,就不是林丹能一个手掌拉回来就可以解决的。这段复杂的关系里,李宗伟显然是比林丹清醒得多的人。他看见了他们之间的差距有多大,也明白要往什么方向去努力,但林丹绝对是被之前李宗伟的话给冲昏头脑了,他完全忘了两个人之间其实并没有多少联系,关系也没有那么亲近。所以今天他才会一直躲自己啊,林丹想,其实,这才是正确的不是吗。
回到驻地的李宗伟并没有按照之前所想的立刻午休,他仰躺在床上,看着手机里的照片久久不能平复。照片照了很久了,由于是扫描的,再加上照片年代久远,其实看的并不是特别的清楚。但李宗伟还是死死盯着这张照片,照片里的他们俩,青涩而尖锐,那是2000年亚青赛。一顿简单的便饭之后,鲍春来非要拉着大家在餐厅前合影。“我们以后还会见的啦…”林丹懒洋洋道,对于这种挺虚的事,他向来不是特别热衷。但鲍春来显然没把他的话听进去,四处拉人合影。“宗伟,快过来,照相啦!”鲍春来个子高,还没出餐厅门的李宗伟就看见了这位来自中国的年轻选手,他细腻的技术和精湛的打法给李宗伟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赛后,热情活泼的鲍春来还积极地拉着自己说话,让李宗伟第一次觉得自己的中文好像都不太够用了。李宗伟还在和队友关明鸿讲着比赛经过,鲍春来这一句话,两个人都不约而同望向了那个活泼的男孩,还有他旁边酷酷的插着手的另一个中国选手。“他叫什么来着,啊,好像是叫林丹。”一旁的队友关明鸿自言自语道。然而李宗伟的内心却平静不下来,他清清楚楚地记得旁边这个插手摆酷的人。在这届比赛上,一上来,林丹就和自己碰了个正着,两人相持了三局,最后自己还是输了。林丹的攻击力和爆发力,让李宗伟大为吃惊。事实上,自己之前对林丹早有耳闻。但两人既没见过面,也没交过手,谁知道这是不是教练说出来刺激自己的。如今一见,对方果然厉害,比自己还小一岁的林丹最后竟捧得了男单冠军,这让李宗伟心里有些触动。
“快来快来,我们来合个影吧。”被鲍春来一把拉过的李宗伟还有些懵,而身旁的林丹看见自己只是挑了挑眉,微微一笑,依然插着手站在哪里。李宗伟皱了皱眉,这个打招呼的方式…林丹并没有给李宗伟太多时间思考,他一步跨了过来,伸出手说,“林丹”。
“你好,我叫李宗伟。”李宗伟也回握住对方的手,介绍道。
“啊,我记得你,我们第一局交手过。”林丹说。
“是,我都忘了祝贺你的冠军了,祝贺你。”李宗伟说着又握了握手,说完便抽回了手。
“嗯哼,谢啦。”林丹也收回了手,挑了挑眉,叉着腰回应道。
李宗伟显然对他的态度有些吃惊,不过也不能说什么,两人第一次说话,何况人家是冠军,骄傲难道不是很正常的吗?“哎呀阿丹你又在那里插什么手,快点过来站好照相啦。”鲍春来在一旁喊道,对于林丹自从得了冠军之后有点飘飘然,鲍春来表示自己也很无语,但也由着它去。“宗伟,别理他,他最近有点脑子发热。”鲍春来热情地把他拉来自己身边,站在一旁的林丹只好无奈的跟着走了过来。
“来来来,站得近一点啊。”照相的人喊道。大家站前站后的排了一下,好不容易站定下来。“好,准备要照咯,来,看镜头…”突然,李宗伟的右肩突然加了重量,他摇头一看,不知什么时候自己的身边从鲍春来换成了林丹。他把整条手臂搭在自己肩上,站的随性潇洒。
“注意,要照咯!看镜头,一,二,三。咔嚓!”照相的人突然一喊,李宗伟只好匆忙回头,左手随便一搭,连表情都没摆好就照完了。当时照相还不能马上看照片,照完之后几个人又寒暄了几句,就各自回了酒店休息,连个联系方式也没留。这张照片,是之后鲍春来寄到队里来的。来信的时候,李宗伟有些吃惊对方竟然知道自己的地址。回宿舍扯看一看,是一张照片和一封短信。信里也没说什么,只是简单的寒暄和说明,右下角名字写的也是鲍春来。李宗伟既开心又惊讶,自从京都一别自己已经全然忘记了这件事,没想到鲍春来还把照片给寄了过来。看着照片上的自己和大家,京都比赛中的细节又一幕幕回到了自己的脑海中,林丹,这个名字也随之蹦入脑海。看着站在自己身旁潇洒随意的林丹,李宗伟有些感慨,这段时间的训练李宗伟刻苦了许多,细细想来,就是那一次林丹的表现让自己这么努力的吧。而自己,李宗伟有些无语,自己的手怎么伸进了人家的口袋里,这真是太尴尬了。两人拢共说了不到五句话,这个姿势怎么看都不合适。于是很长时间里,这张照片被李宗伟狠心地塞进了柜子底。
看着手机里青涩的两人,李宗伟都不敢相信,自己已经拼命地和他比了十三年了。这十三年里,每每和林丹交手,都会让自己想到第一次见到林丹时的样子。他一直那么强,强的让自己有时都有些泄气,但是放弃,李宗伟是没想过的。他不敢想在赛场上见不到林丹是什么样子,自己又会是什么样的心情。有时候,只是为了见到林丹,李宗伟就会发了狠的打,打得毫无保留,他怕自己一掉以轻心,就会在某次比赛上错过对方。但显然,对方比自己过得坦荡,比赛的输赢,对方似乎都没有那么认真。然而到头,实力还是会让对方走到最后。到了这时,李宗伟都会不住的问自己,为什么他还是这么厉害,明明自己也那么努力了,但差距,似乎一直都在。而今天林丹那句调笑的话,就像是触到了自己的神经,他不明白这句话怎么就刺激到了自己,是林丹对他个人身体的随意,还是他对两人差距的说明,还是他对冠军的不看重?李宗伟猛的摇了摇头,他不敢看自己内心的答案,但自己早就知道,之所以那么激动,是他太害怕。
他害怕林丹因为这种事就离开羽坛,他害怕自己不能在网的那端看到林丹,他害怕自己不能和林丹交手,他害怕林丹那么不看重自己的身体,他害怕自己那么努力全都付之一炬,他害怕…自己再也找不到理由见到林丹。李宗伟摁灭了手机,将它甩到了床的那头。“我怎么会这样……”李宗伟用手臂压着眼睛,喃喃自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