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mine_Ryota

【林李】宿敌

第六章

总觉得桃子和盖德像是拿督的娘家人那样,蛋总这边有小鲍😜




没来由的奇怪,李宗伟围着这个场地跑了一圈又一圈。广州的暑热让李宗伟有些体力不支,不过有时候人就是这么奇怪,能够很忘我地做一些事情,仿佛这个天底下只有自己和一个事情对话,对于李宗伟而言,这种情况有二,忘我的羽毛球,忘我地想林丹。

这一圈一圈的绕着跑,看着眼晕,倒把李宗伟跑醒了。眼下两人有点王不见王的意思,这反而能给李宗伟一个思考的时间。中国俗话说当局者迷,不过李宗伟却觉得,有时候迷是因为你离“迷”还不够近人才会如此,把局走完,答案就有了。

基本来看,林丹多半是和羽毛球绑定出现在李宗伟的脑海里的。凡与羽毛球沾边的,只要李宗伟接触得到的,肯定都捎着带上林丹。之前还有盖德,陶菲克分天下,现在就剩自己和林丹了。李宗伟跑着想着,就有些怅然。外界一直把他们称为四大天王,对于他们四个人的联系,现在已经多半是在虚拟界面了。网络和通讯的发达饶是能解决一些联系的麻烦,但在李宗伟眼中,他们是靠羽毛球联系起来的,没了羽毛球,他们的联系好像就少了点什么。从四大天王最后一次齐聚汤杯,又怀着不一样的心情各奔东西之后,盖德和陶菲克都和自己聚过多次。这俩人的最大爱好就是拉自己出去喝几局,然后掏心掏肺的拍着自己的肩膀说,珍惜眼前摸球拍的日子,然后就一抹眼睛,仰头而尽。盖德作为李宗伟最敬重的运动员之一,他的话,李宗伟一般都会当成教导来听。不过这次,李宗伟有些讶异。

“最近你有联系林丹吗?”

奥运会后,林丹神秘失踪,简直成了一大迷云。李宗伟因着之前那个对林丹老在意的问题,一直避而远之,但身边的人却没消停。不管是谁,只要逮着机会,就会上来问一句,你有林丹消息吗?这让李宗伟心累不已,什么时候自己变发言人了,好像他们也没有好到摸根知底的程度啊,怎么都来问。上个星期,陶菲克也过来找自己喝酒,李宗伟都做好听老友眼泪一把故事一段的煽情的准备了,夹着菜进口呢,结果桃子上来就是一句,林丹消失了你知道吗?把自己怼出去好远。

这回轮到李宗伟先举杯,不过他没喝多,职业的顶级运动员的限制很多,他也想像盖德这样打得越长越好,酒抿了一口,无奈道:“你们怎么都来问我?”身为老前辈的盖德突然一笑,说:“我也奇怪,怎么想到林丹,总会立刻想起你。”李宗伟有点恍惚,酒没喝多脑子倒有些糊涂了。是啊,这几日来自己这里问林丹的人络绎不绝,就连陶菲克都来问了,显然是件大事。这样的事问自己,说白了还不如去问鲍春来他们来的快。但大家都来问自己,看来不只是自己,就连天下人都把自己和羽毛球和林丹串在了一起。就连一直和自己关系好的桃子都冷不丁地说,我们都以为你肯定知道。

这算什么说法,我怎么都不知道我知道呢。这话听上去绕,说起来更绕,炎热的夏日,马来西亚的街上人潮涌动,买卖声和美食的香气困住了李宗伟的脑袋,连面前的肉骨茶都让自己有些晕眩,糊里糊涂把一杯酒喝完的李宗伟把这句绕死人的话讲给了盖德,对方又是一笑,说,是你不愿知道。老天爷啊,李宗伟无声的呐喊,怎么最近大家都纷纷看起了哲学还是怎么的,讲话都云里雾里的。不过他也没说什么,只好点了点头,盖德笑着摸了摸李宗伟的头,说,你想知道的时候就知道了。李宗伟无力了,一头栽在了酒桌上。

他想到了盖德,想到了桃子,从前有他们俩,感情是四个人的,看起来人多复杂其实特别单纯。反倒是只剩他和林丹了,就有点复杂多变。要走的路太多,李宗伟不知道能不能走的完,也不知道林丹愿不愿意陪着自己走。这种情绪,一直延到今天中午的午饭,爆发了。单独面对林丹,让他既熟悉又陌生。这不同于场上,厮杀拉吊,都是很合理的。今天的相遇本就不太合理,还在感情世界挣扎的李宗伟遇上了坦然的林丹,他忽然就觉得,原来自己,其实早就把林丹和羽毛球摘开来看了。就像盖德和桃子说的那样,自己肯定知道,只是不想知道。那是一种名为害怕的情绪,没有羽毛球,李宗伟很难想还有什么能把自己和林丹联系在一起。但其实,就单把李宗伟和林丹这俩名字放一起就是联系。早就已经互相交织缠绕,不可分割。李宗伟能通过羽毛球,想起桃子想起盖德,然而林丹,即使不用羽毛球,自己也能记起。甚至甜蜜至深,不可自拔。

现在想来,其实还是当局者迷这码事。只不过李宗伟自己不愿迷的太深,自然就离答案远。就拿今天中午的梦来讲,连梦都告诉自己,你和林丹早就被无数条绳子捆在一起了,早就陷进去了,到底是谁在骗谁呢。

想通的李宗伟并没有很释然,这个情况很复杂。第一,两人的身份和现在的关系来看,想要朝着恋人那一步发展,不说远的,就拿他们之间着长期存在的距离差就能把这段感情击得粉身碎骨。这还是地域上的,就算俩人常见面,那心灵上的呢?李宗伟这里是有点眉目了,林丹哪儿呢?谁知道林丹是个什么样的态度?宿敌?朋友?还是也有着不一样的感情在里面?李宗伟忽然觉得,羽毛球真是简单的纯粹,赢输,就在线内线外,一目了然。但谈起感情,好多事都要混在一起,烦的不得了。

做着圆周公转运动的李宗伟,并没有发现自己早就超出了体能训练之前稍微锻炼一下中,这个稍微的概念。长时间的绕场跑,水分体力都在无限透支,但运动员的惯性和耐力仍然在推着自己往前走,突然,大腿一个激灵,腿一软,李宗伟直直往前栽了下去。

“宗伟!”训练完的林丹第一时间就是去找李宗伟,去了隔壁训练馆,又去了楼上的体能教室,都没见到自己熟悉的那抹白色的身影。泄气的林丹忿忿地往外走,忽就看见自己朝思夜想的人儿就在外头转圈呢,心下一阵欣喜,又看着他老老实实的绕着圈跑,皮肤被晒成了蜜色,顿时觉得更是可爱难言。可还没等自己欣赏美人多一会,就看见对方向前倒去。

一头栽在地上的李宗伟感到一阵钻心的疼,大腿一抽一抽的不听使唤。他忽地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跑透支了。刚刚那一声喊,李宗伟听见了,但也没功夫管了,腿疼的不知所措,李宗伟只能抱着腿忍过这段时间的酸胀感。不一会,麻劲上来,整条腿就跟蚂蚁咬似的,疼的李宗伟满脸是汗。早前自己这条腿就有着老伤,奥运周期结束,自己很快投入了训练,休息不够,伤病复发时常有的。只不过这次,李宗伟有些吃惊。

林丹甩了球包就朝着球场对面跑过去,急急刹住车停在了李宗伟面前,看着他满头是汗,豆大的汗珠一刻不停地往下掉,林丹心底疼的要命。

“让我看看。”命令的语气,林丹直接掰开了李宗伟抱着腿的双手,轻轻按了几个部位,李宗伟都答不疼不疼。

“还说不疼呢,看你那一脸汗,要多疼你才会说句软话?”林丹有时会被李宗伟这样好强的表达给气到,他怎么就是不明白自己可以帮他一把,借个肩膀。二话不说,林丹直接把李宗伟屈着的腿慢慢向上抬直,一手按着脚腕,一手掰着脚掌,让整条腿绷的笔直。

“你是跑了多久,抽筋了吧。这大下午的一圈圈跑,铁人也受不了啊!就没发现自己腿不听使唤?”林丹哒哒哒蹦了一串,好嘛,自己心疼还来不及呢,人家根本不当回事,往死了招呼自己的身体。

“嘶……啊……”李宗伟躺在地上,手紧紧扯着衣服。抽着筋的大腿麻得不得了,此时就算是有一肚子的话想回嘴,到了嘴边全变成嘶嘶的吸冷气声了。

“疼是吧,忍着点,这方法最管用,过会再揉揉就好。”林丹一边说着,一边把对方的腿掰了掰,尽快延缓抽筋的痛苦。

不过林丹的话没说错,不多时,李宗伟的腿渐渐恢复了知觉。蚂蚁咬的感觉逐渐淡了,林丹开始找着几个穴位,不轻不重的揉按着。嘴里还念叨:“跑步要热身,你都运动多少年了这都能给忘了,一上来就这么跑,想改行练田径啊。”

李宗伟舒服了点,话也能说的顺溜了,“没……我本来是想体能训练的,跑步就是热身,结果就……”

林丹无奈的摇了摇头,继续换着力道按着穴位。夕阳西下,球场外下班的人群把城市搞得热闹非凡,就一个铁丝网,把自己和他还有这个世界似乎隔了开来。网内,是夕阳蓝天交相辉映,红色的跑道好看的不行。网边的树遮得密密实实,把网外的世界隔了干净。只能偶闻几声鸟叫,还有不断的喇叭噪音和汽车轰鸣。天下之大,只有自己和他在这个地方嘘寒问暖,疗伤治病。李宗伟突然觉得好不现实,又觉得太真实。这段时间一直扰的自己夜不能寐的人就在眼前,就在身边,还有无数的问题要想要问,还有无数的弯路要走要爬,不过此时自己最想的人就在自己身旁,还有什么都可以不去看了。

“噗哧……”李宗伟突然笑出了声音,林丹不解地抬头,问到:“好点了吗?哪还痛?”李宗伟摇了摇头,慢慢把脚从林丹手下收了回来,笑着说:“要是大家看到我们在互相治伤,一定会惊讶的下巴都掉下来吧!”

评论(10)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