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mine_Ryota

【林李】婚姻这件事(中)

我好像得了一个不吃饭就没办法写林李剧情的病……


李宗伟在床上翻了几个身仍然不能陷入睡眠,最后还是妥协的睁开眼睛。房间里仍然是深沉的黑,楼下扫地和牛奶车的声音告诉李宗伟,这已经来到了清晨。也算好事,至少今天还睡了几个小时,不至于太疲惫太难看。床头柜上的闹钟发出幽幽的绿光,五点半,又一次比闹钟醒的早。李宗伟认命地坐了起来,身旁是没有压痕没有温度的枕头,一尘不染的床单。他已经渐渐开始习惯回一个人睡了。

刚开始很不适应,在最初那些没有林丹睡在身边的日子里,李宗伟每天要喝大量的咖啡熬过早晨,然后必定在晚上睁着眼睛,周而复始。“由奢入俭难”,睡不着的时候,李宗伟脑子里闪过这句中国的古语,这是以前林丹和自己异地恋时告诉自己的句子。

“以前没有和你睡在一起倒还好,现在知道什么味了,想再一个人睡又睡不着了,由奢入俭难啊……”

林丹在电话里抱怨着,李宗伟的脸红了起来,幸好他看不到。

李宗伟坐在床头愣愣的看着床尾的球拍,又想起这句话。已经两个星期了,自己的适应力降低了,这对于顶级运动员来讲是个致命的事。李宗伟望向窗的方向,尽力地想从那厚厚的窗帘里看出一丝光来。

“滴滴滴滴…”闹钟的响声把李宗伟拉了回来,六点整,他要出去跑步了。每天慢跑一个小时是李宗伟没有放弃的习惯。这段时间以来改了很多东西,这是为数不多的幸存者。简单的洗漱装备后,李宗伟跑步下楼开始了城市晨跑。他喜欢这个时间,没有人,还没有晚上的黑暗,天上地下好像就自己,可以想很多的事。

今天是婚姻调解的日子,最后一次,如果调解后还没有什么变化,那自己和林丹的缘分也要到尽头了。三年六个月零十五天,他们在一起的日子比相爱相杀的日子短太多了,李宗伟从来不去想数字的问题,这也是运动员的习惯。

晨跑过后,李宗伟总会来到楼下的粥铺喝粥,这其实是林丹的习惯。这个习惯刚被李宗伟知道的时候还嘲讽了林丹一阵子。

“一天的训练量这么大,你就喝粥啊,估计你还没走到乒羽中心球馆就饿了吧。”李宗伟实在是不理解,早上训练是一天的开始,一个普通的男青年早上喝粥的机会都少,专业运动员的食谱难道不是优中选优的吗?这汤汤水水的,估计一个热身项目就得饿。

林丹不自觉地翻了个白眼,仔细吹过手里粥勺的粥,怼进了李宗伟的嘴里。

“你懂什么?喝粥能锻炼我的耐性。”林丹毫无保留的把自己的秘密告诉给了时任他一生的对手的马来西亚运动员,李宗伟先生。

李宗伟悻悻地耸了耸肩,他这个恋人说话从来不打草稿,时而装深沉时而当诗人的。他也只好默默的拿起粥勺,细细地吹着,但还是低声吐槽了一句,吃豆腐也可以啊。

林丹了然一笑,把座位又挪向了李宗伟一些,在人耳边说,我吃你豆腐还少吗?

李宗伟立时就跟受惊了的兔子似的弹开,把凳子搬到了林丹对角,淡定喝粥,全然无视自己那红的能当红灯使的脸。以至于去拿油条回来的鲍春来看到了立刻关心到,哟,宗伟,脸这么红莫不是发烧了吧?

不知所措的李宗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三月初的北京自己没事干跑来这里喝北风吃粥干什么?全然忘记自己前两天和恋人久别重逢时的喜悦。

李宗伟熟门熟路的坐进店里,早市的粥熬的早焖在了粥桶里随吃随取,李宗伟又不急就点了生滚粥,这也是林丹这个喝粥狂魔的影响,他嫌弃那些熬在粥桶里一个上午的白粥,愣说里面有一股子不锈钢的铁腥味儿。


“哟,今天还是一个人啊,林先生好久没来了。”热情的老板娘把刚刚烧好的开水加进茶壶里,这茶是李宗伟自己带的,看着氤氲的茶气,他回过神来,回了老板娘一个勉强的微笑。

“他忙嘛,没时间。”李宗伟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说些什么比较好,只能应付道。

“哎…也是啊,你们都是大忙人。我们家那个也是个不见影的东西,算啦。”老板娘感叹完,转身去看火上的粥去了。

李宗伟不经有些好笑,原先比这忙不知多少倍的时候,他们尚且能抽出时间见面,现在总算可以一直在一起了,倒不知道对方在哪里了。他想起上一次招待陶菲克的那个饭局,他和林丹喝了几杯,话匣子也渐渐打开了,一直在不停地说:“你…你和我们宗伟,一…一定要…要好下去…”


正回忆着,粥来了。生滚的艇仔粥,揭锅一看,粥油和海鲜就能把不清醒的脑袋弄得舒坦。李宗伟渐渐开始明白为什么林丹要在早上喝粥了,这几日的不正常作息让他的胃病又犯了,其实以前一直就有,只不过他没怎么放在心上,运动员嘛,从里到外都是病才会有冠军。

“你忘了加这个了。”老板娘又过来端上一碟油条和葱花,又帮李宗伟把食材加进锅里仔细地搅拌着,说:“李先生,你可是要比林先生粗心啊。他每次来这里打包都会这么做的。”

李宗伟想起那些个一起床就能闻到粥味的日子,刚刚抑制下去腹痛似乎又开始了。胃病病人不能有强烈的情感波动,这会导致胃病的反复,他一直坚持的很好,现在又破功了。

“说来,林先生真是很疼你的呢。”老板娘掩着笑道,“那么不爱喝粥人为了你的胃病天天起早来买粥,我家那个死鬼就是学不会!”老板娘话锋一转,又气呼呼的走回了灶台。

要说李宗伟的心脏承受能力不可谓不强大,他的运动生涯,无数的国际比赛,多少次与冠军失之交臂,还有什么能打败他?连世人的眼光他们都一起扛过来了,还有呢?李宗伟千算万算,没有算到他最薄弱的地方,一直以来只有一个,球场情场,都只是林丹。

他的恋人,好吧,现在的分居人,到底还有多少是自己不知道的。他们都自诩很了解对方,同时都认为自己不被对方理解。他知道林丹睡沙发会冷到膝盖,林丹知道他有胃病,然而他们从来没有公开的和对方谈过这些,也没有在外界面前说起这些,可他们就是互相知道,同时还在一边抱怨着对方对自己有多不了解,不理解自己。他们大声的争执着,似乎要把这些年自己爱对方爱的多么不容易一口气全部吐出来,好让对方看看,你是有多不爱我,你对我是有多忽视,这份感情始终在付出的人是自己。

忘了,全都忘了,那些甜蜜的拥吻,爱抚,每个晚上的温存,早晨的问候,邮箱里不舍得删掉的邮件,长的要命的短信对话,通话记录里最高频率的名字,好像都在一起嘲笑着他们,你们明明就很爱对方。他们无休止的往对方身上捅刀子,一刀见血不够,还要更深,深到骨头里,深到你想起来谁在这份感情里痛哭的最多才好。

李宗伟关上家门,时间来到九点半,一个小时,还有一个小时他就要见到他了,他命里的对手,命里的敌人,此生的挚爱。如果是以前,他可以有很多的理由不参赛,今天却不可以。

评论(2)

热度(20)